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访谈

南都访谈|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政府参事钟勤建:成都机动车对污染贡献最大

2017-05-04 16:10:53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作者:
摘要: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政府参事、省环保厅巡视员钟勤建接受南都专访。南都记者 陈伟斌 摄去年冬季以来,成都的几次雾霾天气受到关注。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

3月10日,全国人大代表钟勤建接受南都专访。南都记者 陈伟斌 摄 (2)_副本.jpg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政府参事、省环保厅巡视员钟勤建接受南都专访。南都记者 陈伟斌 摄

去年冬季以来,成都的几次雾霾天气受到关注。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政府参事、省环保厅巡视员钟勤建对南都记者介绍,2013年以来成都的空气质量总体是改善的,但PM2.5等污染物改善幅度不如大多数省会城市大。成都机动车对大气污染贡献最大,总贡献率约为28%。

四川也是全国首个实现省级环保督察全覆盖的省份。钟勤建透露,督察组首先要对当地党政领导进行个别谈话,了解其落实环保责任的情况。

成都空气质量总体改善

南都去年感觉成都的雾霾天气比较多,实际情况是怎样的?

钟勤建:总体还是在好转。2013年以来(“大气十条”考核的基准年),重污染天数减少,优良天数增加。只是说目前有的指标,例如PM2.5达不到国家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尤其是去年,二氧化氮同比略微上升1.9%。成都PM10、PM2.5、二氧化硫的改善幅度不如大多数省会城市大。

南都成都不像北方冬季燃煤供暖,为什么也有重污染?

钟勤建:成都冬天的扩散条件比较差。还有机动车贡献率很高,新增量太大,黄标车、老旧车淘汰的进度比较滞后。最近督察还发现,成都主城周边的物流园区很多,大的物流园区有近两万辆载重货车。

我们以前比较多考虑机动车的一次排放,其实机动车排放的氮氧化物、挥发性有机物(VOCs)二次生成的颗粒物较多。去年做过源解析,成都机动车对污染物总贡献率大约28%。

南都除了机动车,还有哪些污染物来源?

钟勤建:机动车是首位,然后是工业、燃煤、扬尘、秸秆焚烧。机动车对污染的贡献率在上升,燃煤略有下降,工业基本持平。

主城区外部分地区监管薄弱

南都:据了解,从几项污染物指标看,去年成都PM10、PM2.5浓度同比下降2.8%、1.6%,二氧化硫与上年持平,改善幅度不算大。二氧化氮年均浓度略上升了1.9%。这是什么原因?

钟勤建:氮氧化物总体削减还是很明显的,“十二五”时期就推广了火电、水泥、玻璃行业的脱硝设施。但是现在机动车新增量太大。因此,去年二氧化氮指标略有波动。

其他主要污染物例如二氧化硫的浓度,整体是下降的。挥发性有机物(VOCs)现在还没有纳入监测,到底谁在排、排了多少,底数不清,也没有国家标准、处罚依据,不好监管。今年我们要抓紧制定VOCs的地方标准。

南都VOCs对大气污染的贡献比较大,但现在全国整体缺乏了解和监管。

钟勤建:过去大家不是很了解VOCs,技术手段也跟不上。对成都来说,VOCs的排放大多来自成都主城区以外、城乡结合部的小散乱企业,家具、涂装、印刷、油漆、化工、皮鞋等行业,还有加油站。VOCs的排放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很难固定证据。

南都成都的工业多数都迁出主城区了?

钟勤建:是的。主城区工业外迁,监管更严格。主城区以外、城乡结合部小散乱企业和工地比较多,部分地区监管相对薄弱。

联防联控常态化机制还未建立

南都四川省今年采取哪些治理措施?

钟勤建:除了传统的招数外,今年还要探索一些新措施。

一是分区管控,正在制定相关办法,把全省区域分为三类:红线管控、黄线管控、绿线管控。红线管控是禁建区,涉及大气污染的项目都不能建,还要尽可能改善环境质量,多还旧账、不欠新账。黄线管控是限建区,大气污染严重的项目,比如钢铁、火电等要从严控制。并且要求削减这个区域的污染物排放总量,我们也在探索,新上项目的排放量怎样进行增量替代。绿线管控,可以建设大气污染不大的项目,但要求空气质量不能滑坡。绿线管控主要是空气质量较好、大气环境容量较大的地区。

二是根据季节和时段精准管控。PM2.5为主要污染物的重污染天气一般在冬天,臭氧重污染一般在7、8月。比如年初可以预先安排工作进度,到了容易发生重污染的季节再根据情况进行调控。

三是联防联控。过去也在做,但是常态化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

南都管理上有什么新做法?

钟勤建:一个是细化网格化管理。最近去成都督察也发现基层的网格化管理有些问题,网格员、网格长大多不是专职的,也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接下来要细化这些网格员、网格长的责任,加大培训力度。

今年开始还要做“智慧环保”三年建设,把信息化手段延伸到基层,并且全省一体化。

2016年四川省级环保督察开始试点,督察了5个市,今年2月开始又督察了8个市,3月内再督察8个市,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实现省级环保督察全覆盖。

环保督察有时候“火药味”很重

南都:督察组由哪些人组成?

钟勤建:督察组由省领导带队,在省级部门抽人,包括市州环保部门。一个组20个人,要求时间是半个月。组长有副省长、省人大副主任、省政协副主席,都是副省级领导。小组成员由省级部门人员组成,比如我在成都督察的那个组,有省环保厅、省纪委、省发改委等。

南都如何督察?

钟勤建:现在我们形成了一套框架制度。进驻地市后,首先开动员会。市委书记汇报、市长主持,党委、人大、政府、政协领导,区县主要党政领导,政府部门主要负责人参会。

动员会后个别谈话,市委书记、市长及负有环境保护责任的领导都要谈话,每个人谈一个小时。

我们有个谈话提纲,比如你对本地的环境质量满意吗,哪个地方问题最严重,原因是什么?一般十来个问题,问得很细。对组织部长就问,在干部选拔任用、绩效考核方面,环保工作占多大比重?环保考核有没有过硬?对纪委书记就问,环保不作为、乱作为的,问责过没有,问责了多少?谈得还是比较严厉,有时候“火药味”很重。

南都谈话之后呢?

钟勤建:我们的前期准备工作做得比较扎实,进驻地市之前暗访过,省级部门也搜集线索,再给环保部门汇总。还做了老百姓的满意度抽样调查,主要看当地党委政府是否重视,老百姓对环境质量是否满意,突出的环境问题是什么。

谈话之后要开座谈会。一是当地各级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座谈会。二是市级政府部门主要负责人座谈会。这个会开得比较晚,一般放在下沉督察之后,针对问题,比较尖锐了,就看你们怎么抓环保的,怎么履职的。之后还有环保系统座谈会、重点企业座谈会,时间较靠后。

座谈会和查阅资料同步进行。我们在成都督察的时候,查阅了大量资料。还要在媒体上公布举报电话和邮箱。在成都半个月,有600多件举报。通过谈话、查资料、举报等,选择其中反映最多的问题,下沉到区县督察。

下沉督察就是问题导向,对一个地级市要督察不少于三分之一的区县。我们在成都的督察组,就分成3个小组。组长先去完成对区县委书记、区县长和分管环保的副区县长谈话。其他人同时去现场检查,比如重点排放单位、工业企业、污水处理厂、垃圾填埋场等。

下沉督察之后还有重点督察,侧重于某一方面,主要针对当地突出的环境问题,举报集中、长期举报没有解决的问题。在成都做了7个重点督察。

南都问责了多少人?大多是环保系统的人吗?

钟勤建:问责目前还在走程序,力度很大。对企业,拘留、查封、扣押停产的都有,也有入刑的。问责也不只是环保系统的,四川出台了一个环境保护责任分工方案,党委、政府及其部门都有责任。现在各部门都更关心环保了。

采写:南都记者 程思炜

摄影:南都记者 陈伟斌

编辑:李湘莹

热门推荐
资讯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