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访谈

访谈|张孝全:付出即成长

2017-04-26 13:19:19 来源: 时尚先生杂志 作者:
摘要: 从春节档的《健忘村》到情人节上映的《合约男女》,再到即将上映的《指甲刀人魔》,上半年张孝全的电影作品一部接一部。无论是和舒淇搭戏还是和郑秀文饰演情侣,张孝全都算是银

 访谈|张孝全:付出即成长

从春节档的《健忘村》到情人节上映的《合约男女》,再到即将上映的《指甲刀人魔》,上半年张孝全的电影作品一部接一部。无论是和舒淇搭戏还是和郑秀文饰演情侣,张孝全都算是银幕艳福不浅的人。在白色情人节到来之前,我们和他聊了聊女人和爱情。

ESQ:这几个月连续上映了三部电影,你有发展成屏霸的趋势。

孝全:看起来好像是这样,《健忘村》《合约男女》,还有一部是《指甲刀人魔》,其实这三部电影都是之前就拍摄完成的,但是上映时间刚好赶在了一起。

ESQ:从观众的角度看来,你在不同类型电影里面扮演的角色可真是差别不小。

孝全:确实不太一样,可能是以前拍的文艺片居多吧,给人留下了那个印象:张孝全会演文艺电影。最近这几年我是希望尝试到不同的故事类型和人物的形象。

ESQ:选择接戏时会有出于私心的偏好吗?

孝全:我是个比较讲感觉的人,如果看到我接下来一部电影,就是说在当下我是对那个故事非常非常有感觉的。那至于去说电影在放映出来之后的好与坏,已经不在我能够控制的范围里面了,拍摄的过程和状态我很享受的。

ESQ:听过很多演员在讲过入角色和杀青后没法抽离角色的情况,你也是吗?

孝全:进入角色无法抽离这样的状况对于演员来讲是幸运又痛苦的事情。当你无法抽离的时候或许你已经进入到了另一个本来和你无关的世界里面。这代表你完全融入了剧情,是真真实实地在里面了。也会有点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和角色难分难舍的时候,角色里面夹带的负面东西其实也影响到了你。通常自己感觉不到,可是旁人会看见。

ESQ:反过来讲,你会把属于自己的一部分个性和情绪放进那些故事中的人物里面吗?

孝全:我是喜欢电影,喜欢表演,喜欢戏剧的。可能每一个人表达情感的方式不同,在没接触表演之前,我的传达方式就是跟别人说话,让他们去感受到我的情绪,有的时候可以很直接,有时候就会不那么的直接……

ESQ:表演会更直接?

孝全:表演可以透过不同的人设和故事把内心里的想法,甚至是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生活都做一个情绪表达。所以,每一个角色都帮我发现到一个面相。试着发觉每一个面相,就会一次次超越自己曾经认识到的那个自己。

访谈|张孝全:付出即成长

藏蓝色羊绒开衫、针织领带 Suitsupply、白色衬衫 BOSS

ESQ:进入戏剧这一行仅仅是机缘巧合吗?

孝全:真的是。刚开始也不是很喜欢,我被导演碰到去拍广告完全是为了多赚一些零用钱,然后可以用赚来的零用钱做喜欢的事情。大概十八九岁的样子,那个时候我记得自己很想有一台车,我就跟家里人讲我要台车。

ESQ:你就要开始谈判了……

孝全:对,我说有台车你们帮我出头款,剩下的我自己来。我家人说,不行,要买全新的车子,你自己赚钱好了。好,那我就自己赚够钱去买。

ESQ:不过看你之后的状态,你倒像是个真的很爱演戏的人……

孝全:开始的时候觉得表演不是我想的那样,导演怎样说就去做好了,我没有觉得开心也没有难过,像个机器人吧。有一天,我突然发现,确实是应该像个机器人那样去演戏,但是,在某些方面,又不止是做一个机器人。表演并不是像我在开始时想象的样子,想想在那一小段纯粹机器人的时间里面还是有点痛苦的,因为开始演戏的时候我谈不上喜欢。

ESQ:爱上表演的过程很漫长吗?

孝全:好像很快,我以前是学习美术的,一开始也并不知道画出来的画除了表面上那一层画面外,背后到底是什么。做了表演之后,我发现,不管绘画、音乐、设计还是舞蹈或是表演,都是情感的表达。

ESQ:绘画很静,表演则是动,你有感觉不同吗?

孝全:媒介是不一样的,内心的状态并没有不同,就是自由挥洒。我倒是觉得另外一个方面对我更加重要,是生活。生活里面有很多的开心不开心,欢乐或是痛苦,在我看来,它们的很大部分都是养分。

ESQ:生活是你的灵感来源?

孝全:生活其实不需要想那么多,经历过后就留在你的身体里面。一直不是有一个问题吗: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我看来,当然是先有的答案再有问题的。从出生开始,遇到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这一生的一个答案,身体一直不断地承载着这些答案,并默默地等待问题的出现。

ESQ:你会把一些“答案”分享给观众吗?

孝全:会,演员的位置就是个传递讯息的媒介,像个Sales,在销售自己的感受,想要观众会认同,那先要自己认同。

ESQ:在给自己选择角色时会有禁忌吗?

孝全:有的,比如现在的我没办法说服自己去做一个高中生或是大学生什么的,太荒谬了。如果真有部戏的故事就在讲三四十岁的高中生,那我没问题。我在想,更重要的事情是还有很多类型的角色我还都没有尝试过。

ESQ:还是充满了新鲜和好奇。

孝全:我觉得这个工作对我来讲很矛盾,既有痛苦又有快乐。

访谈|张孝全:付出即成长

深蓝色尼龙风衣 SEAN SUEN、藏蓝色羊绒开衫、针织领带 Suitsupply、白色衬衫 BOSS

ESQ:假如你看中了一个角色,但不凑巧导演并没有请你,会去争取吗?

孝全:我很难去做争取角色这件事,比如说,有部戏要开拍了,其中又有我想去尝试的,导演和制片方并没有找到我,我是不会主动争取的。但如果我知道有考虑到我,那我会去。

ESQ:是个半主动的人。

孝全:对,错过了也不会后悔。

ESQ:除了演戏之外,其他时间你会如何调整?

孝全:我喜欢打拳,练拳击还有冲浪。大概从19岁到现在。有时我会两三天不出门一直待在家里,也会跟朋友一起,喜欢热闹。

ESQ:喜欢喝酒么?

孝全:我不会一个人喝酒,但是会和朋友们一起喝,大家醉了的感觉很好,但是也要有度,如果喝多了闹出事情的话会很麻烦。

ESQ:看你抽起烟来蛮凶的。

孝全:我自己其实戒烟戒过三次了,每一次戒烟都有一段时间,然后又开始抽,就这样循环。在觉得累和焦虑的时候会比较依赖抽烟。

ESQ:健康运动和不健康生活习惯放在一个身体里面,听起来就有点矛盾冲突。

孝全:就是这样的,我可能是灰颜色的,有正反两面,也一直都在打架。我是有时比较固执和矛盾,相信自己相信的,同时又希望自己很有弹性。我会有个套路,但是时常不按照这个套路走。大部分时间里就像一个中间人,一旦触碰到我某个点,就立刻站到另一边。

ESQ:你自己有没有感觉,在你演过的不同性格的角色之中,会有张孝全的影子?

孝全:对,我真的觉得是这个样子,做到完全不像自己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我,只有一个人,然后我要去扮演不同的人,出不同的状况,把这两个形象完全地独立,区分开,让别人觉得我演的那个人完全不是张孝全,非常非常困难。我还需要继续努力。

ESQ:努力的点是……

孝全:我觉得现在在经历,在接到的角色来之后,从情感上去理解他,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在演戏的时候我会尝试去放大或是缩小某一部分自己的情绪或是变成一个跟我不一样的人。

ESQ:如果那个角色和你差别非常大呢?

孝全:导演会先有一个蓝图,我会和导演聊角色的故事,然后我就相信有那么一个人的存在,再去感受。那段时间里,我就会一个人对着剧本,去感受他讲话的方式,想象他说话时候周边的情形。我比较难用文字的方式去分析一种性格,就是去感觉,记住这个感受,再努力地变成画面。

ESQ:你经历过不少提名和获奖的过程,颁奖礼的时候是怎样的?

孝全:开始是不会想得奖这样的事情。入围颁奖礼已经是得到了很大的肯定。准备揭晓的时候,心里面会有一个声音,是我吗?是我吗?算了还是不要是我。是我是我是我,不要不要不要。最后揭晓了,不是我,还是会有失落,人总会有点得失心的。能得奖固然更好,但奖项是电影之后附加的部分。

ESQ:电影上映之后,你会特别关心观众的反应和票房吗?

孝全:不可能不关心,虽然我能控制的部分在杀青那一刻就已经结束了。但电影上映以后,我也会看看关于电影的评价,这个时候好都变成了很好玩的事情。如果讲电影是艺术的话,那就是非常主观的表达,一个人讲好坏,别人未必会完全认同。

ESQ:碰到心仪的女生你会主动一点吗?

孝全:觉得有机会的时候自然是会去争取,这个还是应该男生更主动一点。

ESQ:哪种女生你会比较中意?

孝全:我很难描述自己喜欢的女生到底是什么样子,长头发还是短头发,大眼睛或者小眼睛。重点在感觉,你有感觉的女孩子也不一定就会能和你在一起了。这样的感觉其实是在欣赏,可能是因为她的长相,可能是因为她的身材,也许是她讲的哪一句话或是做的哪一件事情,都是她迷人的个性,欣赏女人也是一种爱。

我可能是灰颜色的,有正反两面,也一直都在打架。我固执,很矛盾,相信自己相信的,同时又希望自己很有弹性。大部分时间里就像一个在中间的人,一旦触碰到我喜欢或者是惹我烦躁的就立刻站到了一边。

张孝全

中国台湾男演员

1983年12月28日生于中国台湾。早年当过模特,后被导演易智言发掘,步入影视圈,拍摄电影、电视剧,被誉为台湾影坛的“新生代演技派小生”。2013年张孝全与大陆女演员白百何主演的电影《被偷走的那五年》在两岸三地均创下佳绩。2017年出演电影《合约男女》《指甲刀人魔》。

编辑/暖小团

摄影/吕海强

采访、文字/Mino

化妆/小新

发型/Marco

服装造型/川川

统筹/傲寒

场地提供/吕Photo

访谈|张孝全:付出即成长访谈|张孝全:付出即成长访谈|张孝全:付出即成长

热门推荐
资讯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