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访谈

园长访谈 | 奉树成:改建北区,上海植物园转型国际花园

2017-03-29 10:19:26 来源:  作者:
摘要: 北区重点收集、展示、培育能适应上海气候环境的植物,并以此搭建平台,将这些植物推广到上海的千家万户,让园艺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艺术品”,而是能够走进家庭的好朋友

 北区重点收集、展示、培育能适应上海气候环境的植物,并以此搭建平台,将这些植物推广到上海的千家万户,让园艺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艺术品”,而是能够走进家庭的好朋友。

 

“项目完工后,上海植物园将在目前基础上扩大近一半的观赏面积。”上海植物园园长奉树成一开口就爆了一个“猛料”。他所说的项目,是上海植物园北区改扩建工程,而上海老百姓熟知的上海植物园,主要是整座植物园的南区,约占总面积的六成。

 

上海植物园的北区将打造成什么样子?对于市民普遍关心的这一问题,奉树成十分谨慎:“上海植物园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大的动作了,北区的定位,直接影响到整座植物园未来的发展,所以我们十分珍视这个机会。”

 


 

改建北区,让园艺不再高高在上

 

奉树成透露,目前各界的意见和方案有不少,初步设想,是让南北两区各有特色,避免重复。

 

南区将继续坚持原先的专业定位,按照专门的序列来收集和展示植物,让老一辈科研人的心血保留和传承下去;北区则以应用性为主,重点收集、展示、培育能适应上海气候环境的植物,并以此搭建平台,将这些植物推广到上海的千家万户,让园艺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艺术品”,而是能够走进家庭的好朋友。

 

此外,北区和南区在植物的布局上也会有较大不同。南区按植物的专业分类来布局,一个专业分类集中在一起展示;北区可能按照花期来布局,相同或相近花期的植物集中在一起展示,打造“四季花坛”。

 

传统的南区坚持专业,全新的北区则打“亲民”牌,这一转变,被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是上海植物园全面转型的开始。“未来,上海植物园的定位就是‘亲民’。”对此,奉树成毫不讳言,他表示,上海植物园将建设成为一个有上海特色、全国领先和国际水准的大花园,在定位上和主攻科研等方向的上海辰山植物园错位。

 

其实,早在上海辰山植物园筹建之时,上海植物园就已开始直面重新定位的问题。当时之所以要建辰山植物园,是因为历经20多年的发展,上海植物园遇到了瓶颈:整座植物园基本为平地,没有山地环境,且受到土壤条件的限制,园内植物品种较少、物种不够丰富、生态多样化水平不高、景观美学效应不足,与国际一流的植物园相比有差距,而后续发展空间又因城市的快速发展而受到限制,被周边居民区层层包围的上海植物园,很难在原址上发展为能与上海国际地位相匹配的国际一流植物园。

 

第十届上海(国际)花展上,游客在花廊下合影

 


 

反思花展,依赖“舶来品”不可持续

 

转型之路并不好走。走下上海唯一的植物园这座“神坛”,上海植物园一开始也有许多困惑,比如,怎样才算是“亲民”?

 

“很多人不知道,现在很火的郁金香展,最早是上海植物园引进和发扬光大的。”奉树成告诉记者,荷兰郁金香首次成规模地在上海公开展出,是在1983年,上海植物园以1982年荷兰国际花展组委会赠送的2万只种球为基础,举办了荷兰郁金香花展。2007年,上海植物园开创的首届“上海花展”上,郁金香还成了主角,并在此后的历届花展上都担任主要角色。

 

不可否认,郁金香凭借明艳的外表,极大地带动了上海市民赏花、爱花的热情和众多公园的人气,但奉树成坦言,这几十年花展办下来,似乎郁金香的作用也就仅此而已。

 

相似的困惑,还发生在作为第十届上海(国际)花展主题花卉的百合身上。奉树成介绍说,去年大规模展出的百合虽然观赏性很高,但比较娇气,并不适合地栽,要经常更换才能保证整体展出效果;加之百合大多数都为“舶来品”,其种球采购自荷兰,再到上海植物园进行培育、催花后对外展出,各环节累积起来的成本不菲。可以说,无论是郁金香,还是百合,它们在上海各座公园大规模种植,都无法体现本土园艺的水平,对本土花卉产业的推动作用也十分有限,甚至会对国内相关产业造成冲击。

 

“很多居民都说,这西洋花展热闹是热闹,可像一阵风,过后啥也没剩下。”奉树成表示,参照国际先进经验,“高精尖”植物的保育和展示固然决定了一座植物园的水平,但同时,能否引领所在城市乃至国家园艺水平的发展、激发民众热爱和保护生态的积极性,更是国际一流植物园应有的气质。在这点上,上海植物园只是做到了让市民亲近公园,却没能让园艺彻底走进家庭。距离真正的“亲民”,上海植物园还有很多路要走。

 

上海植物园内的樱花树

 


 

扶持“土花”,丰富市民花园和阳台

 

从今年的上海(国际)花展开始,改变已经发生。值得注意的是,去年花展的主题花卉是百合,今年却换成了天竺葵。

 

相比百合,天竺葵是一种更符合绿色、低碳和节约型社会理念的花卉,其花期很长,养护容易,省去了频繁更换的消耗。据奉树成透露,如果一年中天竺葵的种植达到一定规模,预计能为园方节约20%的布置用花材成本及换花的人工成本。

 

更重要的是,天竺葵比百合更容易“伺候”,进入家庭花园和阳台的门槛很低,借助上海(国际)花展的引领和传播,上海市民美化家园和城市又多了一种选择。不止如此,国内天竺葵品种的自主研发正在推进中,一些企业已经培育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种,等待种苗数量充裕后便可推向市场,上海植物园等于为他们搭建了一个免费的平台。

 

要引领园艺潮流,植物园自身如果没有强大的园艺实力是不行的。“不可否认,在一些流行花卉的培育和推广上,我们和国际领先的同行有相当大的差距。”奉树成表示,在郁金香、百合等领域,要追赶并达到国外同行的水平,短期内难以实现。现在,上海植物园瞄准的是一些本土花卉,致力于把它们发扬光大,力争将来让上海市民家中摆放的都是中国本土的美丽花卉。

 

今年2月,上海植物园5个束花茶花品种‘玫玉’、‘玫瑰春’、‘俏佳人’、‘小粉玉’和‘垂枝粉玉’就顺利通过了上海林木良种审定初审。专家组一致认为,5个茶花品种与上海目前主栽的茶花品种相比,具有多枚花蕾簇生、开花繁密和冬春色叶等观赏性,经在上海金山、徐汇、青浦等区进行区域试验,证明观赏性状稳定,可在弱碱性土壤、全光照、高温等环境条件下正常生长。目前,这些品种繁殖、栽培配套技术完整,可进行大面积生产与应用。同月,上海植物园3个茶花新品种‘上植华章’、‘上植月光曲’、‘上植欢乐颂’顺利通过现场实质审查,将来也有望走进市民的家庭。

热门推荐
资讯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