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明星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2019-08-26 10:51:15 来源:  作者:
摘要:忽如一夜,好像周围的姑娘都在追《小欢喜》。三个北京中产女性,刘静戏份比较少,却是最圈粉的一个。网友们吐槽:焦虑的童文洁、强势的宋倩,都有自家妈妈的影子,天文馆馆长刘静却是满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忽如一夜,好像周围的姑娘都在追《小欢喜》。

三个北京中产女性,刘静戏份比较少,却是最圈粉的一个。网友们吐槽:焦虑的童文洁、强势的宋倩,都有自家妈妈的影子,天文馆馆长刘静却是满足了年少时一切幻想的“别人家妈妈”:知性、优雅、包容,好像永远都不会发火,是一个家最温柔的灵魂。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被精英妈妈逼疯的乔英子,只有在刘静阿姨那里才能找到安慰

丈夫老季身居要职管教严厉,儿子杨杨沉迷赛车成绩不好,父子俩就像打火机挑衅着导火索。刘静夹在中间最不省心,却总能耐着性子,安抚丈夫教育儿子,修养实在太好。

所以当刘静不幸查出患上乳腺癌时,没人不心疼。叛逆少年季杨杨仿佛一夜长大,他剃了光头,陪妈妈一起与病魔死磕——这一段真让人飙泪。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刘静这个角色由咏梅来演,可谓春水无痕,不能更自然了。

一般来说,男人缘特别好的妩媚美人,在女人堆里常常不太讨喜;女人特别喜欢的女人,往往兼具一点硬朗和攻气,直男又不太敢亲近。

咏梅却例外。她被观众封为“中国最有老婆气质的女演员”,偏偏男女通吃,也是中年女人心头的一片白月光。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这一颦一笑,太东方太贤淑了啊

有的演员名熟脸不熟;有的演员名熟脸也熟,就是不知道有啥作品——这不奇怪,有人就靠流量吃饭。咏梅恰好相反:脸熟名不熟,一见就会说“啊~~~是她”,叫什么名字来着?想不起来。

直到今年2月,不知名的她才算红了。第69届柏林电影节上,咏梅和搭档王景春凭借《地久天长》摘得影后影帝。此前,只有张曼玉、萧芳芳、廖凡三位中国演员获过这个大奖。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这次大奖有个充满人情味的“内幕”:柏林电影节评委之一、德国女演员桑德拉·惠勒说,从没见过银幕上哪对夫妻像他俩这样默契,所以不能单独给一个,要给一对。其他评委也一致赞同。

网上有人好奇:咏梅和王景春生活中是不是CP?

当然不是。也不怪唐突前辈,他俩在戏里实在太自然了,从20岁走到60岁,那种被岁月长久浸泡的熟稔,相依为命却相对无言的深情,老夫老妻可不就是这样嘛?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这就是咏梅的神奇魅力:不管跟谁演对手戏,都毫无违和感。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咏梅现实生活中的丈夫非常有名:当年黑豹乐队键盘手、第二任主唱栾树。

栾树曾是王菲的初恋男友,后来王菲与窦唯相恋,爱得如火如荼,再后来窦唯离开黑豹。

黑豹是咏梅早年的人生关键词之一,这渊源要追溯到1987年了。

她是蒙古族人,原名森吉德玛,来自一支著名的鄂尔多斯民歌,是草原上一个罗密欧与朱丽叶式传说中的女主。后来,父亲以《卜算子·咏梅》为她取了这个汉语名字。

少女时代,父亲送过她一本山口百惠自传,那是她对光影世界最早的审美。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1987年,咏梅考上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也是那一年,黑豹乐队成立。咏梅喜欢摇滚乐,1991年黑豹的《Don’t break my heart》要拍MV,缺女主角,咏梅经人介绍就去了。

那时她大学还没毕业,白衣短发,镜头面前完全生涩,只是按照导演的指令,“让趴在那我就趴着,让回头我就回头……”就这样,诞生了MV里那个break my heart的梦中情人形象。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咏梅的另一人生关键词是“星探”许戈辉。

大学毕业后咏梅南下深圳,成了外贸公司一个小白领。上世纪90年代的南方,物欲空前高涨。咏梅曾对媒体回忆,KTV包房里有老板当众撒钱,年轻女孩们蜂拥而抢;电梯里见过腋下夹着成捆钞票的老板,身旁的小伙子抽出几张,拿着钱不停鞠躬。

咏梅冷眼旁观,她无法忍受这样的环境和生活。业余时间在许戈辉工作室兼职主持节目,这算是一种精神的出口吧。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非科班出身的咏梅第一次接戏,演《牧云的男人》,右边老先生是剧中的父亲

眨眼就到1995年,电视剧《牧云的男人》寻找女主角,许戈辉觉得咏梅的气质很符合,向导演推荐了她,一下子就入选了。

人生海海,但感情或事业最关键的就是那么几步。水到渠成无非是:缘分到了的时候,你已做好准备。

多年来,咏梅演过数十部影视剧,有纠缠于理想与爱情的大院女青年,有在金钱权力漩涡中迷失的美貌反派女……

《曼谷雨季》,许亚军的未婚妻布邑斓: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乾隆王朝》,和珅的红颜知己卿怜: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悬崖》,跟张嘉译演夫妻,剧情很虐: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但她最深入人心的形象,还是白月光式的女性:压力下含着隐忍,仍保持端庄沉静,以及独有的矜持和适度疏离感。

戏里,咏梅演过各种各样的妻子:《悬崖》里张嘉译的妻子,《乱世书香》里吴秀波的妻子,《你是我爱人》里陈建斌的妻子,《梦开始的地方》里丁志诚的妻子……

戏外,她却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妻子。

1994年栾树离开黑豹,全身心投入热爱的马术,花掉所有积蓄,在石景山建起一个马场。两人在马场边上的两间小屋里生活了近10年。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谁能想到,那些年“喂马劈柴,周游世界”的神仙眷侣,真相居然是“没钱”!

那时栾树的朋友对咏梅说:劝劝他,帮别人写点歌,赚点钱。咏梅却很淡定:“小栾的才智是上天给予的,我从来没怀疑过。但不是每一刻都会有灵感出现,我有信心和他一起等待那个时刻,也许很快,也许是一辈子——不急,也急不得。”

比起很多妻子望夫成龙的焦虑,这一句“不急”,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体谅呀。

栾树这些年来一直依恋妻子,撒起狗粮也毫不手软:“面对咏梅沉静如海的眼睛,任何浮躁都会马上平息。”

有男人渴望的柔情,更有女人羡慕的笃定,这大概就是“男女通吃”的秘密了。

3

红与不红、主角配角、戏份多少,这些演艺圈很敏感的问题,咏梅的态度却不一样。

20世纪之初的爆款情感剧《中国式离婚》里,她演陈道明的女同事兼邻居肖莉。起初,剧组准备找她演女主林小枫,一个整天围着丈夫孩子转,控制欲又很强的传统妻子。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中国式离婚》是比较早探讨现代男女婚姻痛点的现象级家庭剧了

后来角色调整,林小枫给了蒋雯丽。导演有些顾虑,问咏梅愿不愿意演肖莉,毕竟是配角。

咏梅立刻答应,因为肖莉更有意思,层次更丰富:是丈夫出轨后勇敢离婚的独立女子,是独身养育女儿的温柔妈妈,是让女主如鲠在喉的假想小三,是男主心心念念却不具有侵略性的红颜知己,也是为了晋升动用心机的职场精英……她端庄又玲珑,风情又自持,绝不是一个“好”或“坏”的标签就能界定的女人。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正派好男人宋建平,也把女同事肖莉当成心头的白月光

这很符合咏梅口味:不在意主角还是配角,只看重能不能塑造一个有意思的人物。她甚至会因为等不到一个好的角色,三四年没有接戏,就每天在家洗衣做饭。

“肖莉”走红后,压力、焦虑滚滚袭来,咏梅觉得应付不来,甚至感到愤怒。为什么会愤怒呢?“因为不自由了,不自如,你就会愤怒。”

她很怕自己被呼啸的欲望吞噬,索性把手机设成呼叫转移,这样恢复了生活的平静。

别人有事能找到她,但主动权还在她自己手里,“15年了,我没接过电话,但也没错过什么。”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咏梅与舒淇的对手戏。她一袭月白裙裾,云鬓高耸,端坐在屏风一侧,一段半文半白的拗口台词,既行云流水又隐忍克制,看似平静的情绪下暗流涌动。

《聂隐娘》里,咏梅演舒淇的母亲,戏份很少,但劝阻女儿刺杀计划的那一段让人难忘。

事实上当时正是她的最低谷:父母接连两年相继去世,她长期处于悲伤状态,失眠、脱发、发胖,拍戏的时候脸都有点变形。侯孝贤导演审美要求严格,很多镜头最终都没呈现。

但经历过的痛苦,最终都内化成了角色的质感和深度。《地久天长》被称为“平民史诗”,据说在柏林电影节上放映完,整个电影宫哭倒一片。唯独咏梅没哭,纸巾都给了别人,她在研读剧本、打磨角色的时候早就透支了眼泪。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柏林电影节上《地久天长》感动了一众外国评委

为了把失去孩子的王丽云演得真实,咏梅曾与一位失独母亲交谈了7个小时,小心翼翼生怕触痛她,聊到后来才懂,对方其实需要倾诉。

那位母亲讲了个细节:有次在路上看见一个孩子,长得特别像自己失去的孩子,就一直跟在后面走了很远,直到清醒过来。

那个情景在咏梅脑海中挥之不去,她始终有一种强烈的冲动,要替那位母亲表达那种情绪。

所以电影中原本有一场戏:丽云看到一个趴着睡觉的孩子,很像生前的儿子刘星。她冲过去摇醒他:“星星啊……”少年抬起头,满脸诧异和烦躁,“你神经病啊?”笑容在丽云脸上凝固,她从幻觉中醒来。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与王源的“母子”戏份很精彩

后来,因为电影的篇幅和节奏,这段被剪掉了。咏梅并没有特别失落,她按照自己内心的意愿把故事演出来了,至于结果如何都没有遗憾。

我真的认为,这种但求安心、不问前程的做事风格,很痴,也很棒。

终于窜红了!这个最不出名的影后

白月光一样极致的女人都像水,

无形而有万形,

不管身在什么样的“容器”中,

都能去包容和承载——既能保持胸中静气,

又跟得上滚滚红尘。

热门推荐